當前位置: 首頁 > 時政要聞 > 部內要聞
部內要聞
各類調解優勢互補銜接聯動形成合力共塑形象
?新時代調解工作成為理論與實務“富礦”
發布時間: 2019-12-19 21:26      來源: 司法部政府網
【字號:
打印

記者 張昊

近日,司法部調解理論研究與人才培訓湘潭大學基地、人民調解雜志社主辦的“新時代調解高峰論壇”在湖南省湘潭市舉行。

1.jpg

圖為“新時代調解高峰論壇”現場。

全國人大監察和司法委員會、司法部、中國法學會,各地司法行政機關、法院、調解組織等實務界人士,中國民事訴訟法學研究會和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范大學等高校理論界專家學者共150余人參加了論壇。

2.jpg

圖為“新時代調解高峰論壇”獲獎征文頒獎儀式。

在新時代大調解工作的框架下,與會者從理論到實務、從隊伍建設到信息化發展、從滿足群眾需求到與國際接軌,結合工作實踐,為健全中國特色矛盾糾紛化解機制建言獻策。

1576769586971046609.jpg

圖為“新時代調解高峰論壇”現場。

共話新時代大調解工作

在論壇主旨演講階段,中國法學會研究部、中國人民大學、司法部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局、北京多元調解發展促進會等單位有關專家分別就訴訟外糾紛解決機制的觀念和體制創新、中國調解制度的現代化轉向、新時代大調解工作格局的構建等主題作了演講。

中國法學會研究部副巡視員李仕春認為,構建科學的調解與訴訟之間的關系,一方面要健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另一方面要堅持把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這就要大力發展調解、仲裁和行政復議等非訴訟糾紛解決方式。

中國人民大學湯維建教授認為,現代調解制度具有以下指標性特征:當事人的自治性和主導性,調解程序的本位性和公正性,調解主體的協同性和參與性,調解功能的復合性和前瞻性,調解過程的開放性和社會性,調解機制的一體性和協調性。應當盡快制定《統一調解法》,形成調解指導案例,對各類調解進行規范和指導。

司法部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局調解處副處長熊飛說,要促進多元調解實現有序發展,需要科學界定各類調解的性質、內涵和職責范圍,明確各類調解在大調解工作格局中的定位,實現各類調解協調有序發展。

“多元調解迎來機遇,也面臨挑戰?!北本┒嘣鶻夥⒄勾俳嶧岢さ躍粑嘣鶻夥⒄固岢齠嘞罱ㄒ?,積極推進調解前置程序立法,進一步完善調解員培訓、考評和資格準入制度,注重調解與仲裁、公證的對接,充分發揮律師在行業性專業性調解中的作用,充分發揮信息化技術在調解中的優勢等。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長楊艷也將關注點放在調解前置上,認為調解前置是激活非訴訟調解組織發展,推進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落地的關鍵所在。

提升隊伍建設發揮效能

據了解,本次高峰論壇圍繞訴源治理與人民調解、行政調解與法院調解和“專業性、行業性調解與商業調解”三個專題設立分論壇進行交流研討,24位“新時代調解高峰論壇”征文獲獎代表作了發言。

“人民調解員隊伍建設是發揮人民調解工作效能的重要前提,是人民調解工作的根本?!敝醒胨痙ň傺г焊苯淌諂朐灘┧?,建立人民調解員的評價標準非常重要,應根據糾紛類型的特點、糾紛的地域性、調解工作的自身特點等確定人民調解員的任職標準、評價標準。

上海市司法局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處副處長賴咸森認為,要樹立調解優先,個人利益與社會利益并重,系統集成、整體推進的理念;要以司法行政機關統籌牽引大調解工作格局,確定大調解工作的基本框架,鞏固人民調解的基礎性地位,行政調解應回歸常態化,積極培育社會調解力量,大力發展商事調解。

楓調理順調解學院院長馮超圍繞提高人民調解員的調解能力發言說,要著重提高人民調解員的洞察力和影響力,改善調解員的行為,指導調解員學習調解工作的基本流程。

線上線下對接聯動調解

隨著互聯網科技的發展以及解紛需求的日益增多,行政調解和法院調解高效聯動、線上、線下共建共享共治的新時代大調解工作格局成為與會者關注的話題。

廣東省郁南縣司法局政工科副科長黃志婷認為,可探索運用“1+2+3+N”模式打造新時代大調解工作格局。構建“線上”+“線下”雙向調解模式;充分發揮黨建的引領、“老馬”“頭雁”的效應、“初生牛犢”的活力這三個群體的“聯幫帶”作用;建立健全“N”個專業性行業性調解組織,加快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現代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

北明社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王麗慧認為,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框架下,加快建設在線糾紛解決平臺已成為共識。我國目前尚缺乏在線糾紛解決平臺的標準體系,為平臺的搭建和運行提供指引,為用戶提供保障,為行業規范發展奠定基礎。

湖南省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法官助理劉葉生認為,知識產權民事糾紛調解前置機制對服務和保障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作用。在頂層設計上,應當明確知識產權民事糾紛調解前置機制的法律地位;在職業厘定上,應當明確知識產權民事糾紛調解的從業資格及其效力認定;在運行保障上,應當構建知識產權糾紛調解前置多元協同發展模式。

應對行業性國際化需求

《新加坡調解公約》就調解所產生的國際和解協議確立了一種可為法律、社會和經濟制度不同的國家接受的框架。調解工作與國際對接在對外交流合作較多的東部省份形成研究熱點。

浙江省寧波海事法院法官助理許晨認為,我國的商事調解制度應注重與國內立法規則的銜接,細化調解主體的制度設計,重視國內對國際性和解協議的執行機制,以解決公約與國內法在調解制度上的銜接問題。

華南農業大學副教授趙蕾認為,《新加坡調解公約》的落地和實施面臨尚四個難題,整個社會對于商事調解與國際調解認知不足,我國缺乏通行的商事調解規則,商事調解市場還不成熟,商事調解員專業化、職業化程度不高。針對當前的情況,趙蕾提出三個建議,通過司法解釋的形式明確人民法院對當事人申請執行因《新加坡調解公約》產生的國際調解協議的規定;通過立法完善我國商事調解法律體系;通過全國調解員資格認證與分類培訓系統,提供專業化、職業化商事調解員。

近年來,專業性、行業性調解與商業調解快速發展,分論壇中,發言人結合實踐提出多項設想和建議。

廣東省東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審管辦主任江和平認為,商事調解具有不同于傳統調解的專業化、職業化特性,可采取市場化運作方式,向當事人收取必要的費用。建議在政策層面推進商事調解員的職業化,培育專業化的商事調解組織;在規則方面制定商事調解收費辦法。

上海建瑋(長沙)律師事務所主任戴勇堅認為,商事調解應當有效利用需求、利益、關系組成的“鐵三角模式”。要了解爭議各方不同層級的需求,了解爭議各方可接受的利益程度和希望與他方保持的關系緊密程度,并根據利益與關系平衡的原則作出調解方案,根據實際情況對調解方案作出調整。

華東政法大學碩士研究生馬藝嘉認為,律師調解具有很強的人員屬性,與現有調解制度從性質上分類的格局不同,不能將其簡單定義為與司法調解、行政調解、民間調解、行業調解等并列的調解形式。理論上,律師調解可以成為行政調解、訴訟調解和民間調解中的任何一種。建議進一步完善細化律師調解機構的主體資格及組織建設、律師調解員的選任標準和退出機制等方面的內容,建立促進律師參與調解的激勵機制,完善律師事前事后的回避制度,完善訴調對接機制。

責任編輯: 張麗青
{ganrao}